• <b id="9njhl"></b>
    1. <blockquote id="9njhl"></blockquote>
    <progress id="9njhl"><p id="9njhl"></p></progress> <b id="9njhl"></b>
  • <source id="9njhl"><track id="9njhl"><ins id="9njhl"></ins></track></source>
  • 智庫建議

    升級出口管制反噬美半導體競爭力
    發布日期:2023-11-28 信息來源:中咨智庫 訪問次數: 字號:[ ]

    摘要:10月12日,信息技術與創新基金會(ITIF)發布其創始人和主席羅伯特·阿特金森撰寫的題為《加強對中國的半導體出口管制可能會損害聯合半導體的競爭力》的文章,指出美國對華一再升級出口管制,特別是對半導體(而不是真正“卡脖子”的半導體制造設備)的出口管制,將損害美國及其盟國半導體公司。文章指出,美國的出口管制不僅限制了美國的芯片銷售,而且可能會遭到中國政府的反制,這將損害美國的技術利益。最重要的是加快了中國實現自給自足的時間。例如,出口管制迫使華為自主生產出相對先進的7nm芯片,而一項研究估計,這將導致高通在2024年的銷售額損失118億美元。文章呼吁,現在是拜登政府采取戰略暫停的時候了,確保未來的出口管制有效地阻礙中國,但不會損害西方公司利益。


    華盛頓的大多數人終于搞清楚,美國在國防、先進技術產業和其他領域面臨著中國這一主要競爭對手。兩黨似乎也越來越一致認為,美國需要限制中國的進步。但這就是共識破裂的地方。如何限制中國相對于美國的相對進步是一個有爭議的問題。

    包括拜登政府在內的許多國家已經將半導體和先進芯片制造設備的出口管制作為限制中國進步的關鍵武器,至少在軍事上是這樣。為此,美國政府于去年10月發布了旨在限制中國生產先進半導體能力的全面出口管制。預計他們很快就會發布更新的法規,部分目的是收緊上一輪規則中的“漏洞”。兩黨的對華鷹派人士廣泛支持這些限制,據稱政府正在考慮更嚴格的控制,部分原因是華為最近宣布使用傳統設備為其新手機生產先進的7nm芯片。

    如果這些控制可以阻礙中國的芯片生產,那將是一回事。在這種情況下,它們對盟國半導體公司的傷害較小,因為其他外國公司將生產具有先進芯片的產品。但現實情況是,這些出口管制,特別是對半導體(而不是真正的“卡脖子”半導體制造設備)的出口管制,將損害美國及其盟國半導體公司。美國的出口管制不僅限制了美國的芯片銷售,而且可能會遭到中國政府的反制,這將損害美國的技術利益。最重要的是,加快了中國實現自給自足的時間,至少在廣泛的半導體領域是這樣?,F在是拜登政府采取戰略暫停的時候了,確保未來的出口管制有效地阻礙中國,但不損害西方公司利益。

    美國政府將半導體出口管制描述為阻止中國獲得軍事優勢,而不是商業保護主義?,F實情況是,大多數武器系統并不使用政府試圖控制的芯片。最先進的芯片用于高級計算,而不是用于武器系統(盡管這一點肯定有例外,例如高性能計算機中使用的芯片,它們執行諸如模擬核爆炸影響之類的角色)。

    此外,限制向中國銷售半導體可能會大大降低美國盟國半導體的競爭力。一個關鍵原因是,與許多先進技術行業一樣,半導體相對于邊際成本具有較高的固定成本。換句話說,設計和制造第一個芯片的成本高達數十億美元,但制造第一百萬個芯片的成本要低得多。這是對中國出口管制問題的核心。通過切斷美國的銷售,美國公司將失去其市場上最賺錢的部分之一,從而大大減少原本投資于下一代芯片研發的利潤。例如,出口管制迫使華為生產自己相對先進的7nm芯片,至少有一項研究估計,這將導致高通在2024年的銷售額損失118億美元。同時,失去銷售意味著失去客戶對所需產品更新的關鍵反饋。這種反饋對于半導體設備等先進產品的持續產品改進至關重要。取消中國銷售減少了美國公司的反饋,同時增加了中國(或其他外國)競爭對手的反饋。

    當美國禁止向俄羅斯出口芯片時,這意味著放棄不到1%的全球市場,而中國公司很快就填補了這一市場份額。但中國不同。它約占所有半導體銷售額的三分之一。最終,它可能導致死亡螺旋:收入減少,投資于下一代半導體的資金減少,下一代芯片的銷售減少,導致銷售額再次減少,等等。當然,在美國政府的官方政策是支持美國半導體產業,如《芯片與科學法案》等,它同時努力減少美國的芯片銷售,這當然是矛盾的。

    許多主張出口管制的人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他們想不出其他措施來在技術上阻礙中國。除了芯片之外,我們能與中國切斷的技術確實很少。在幾乎所有其他技術中,中國既可以自己制造,也可以輕松地從非美國來源進口。但這并不意味著芯片出口管制應該是首選工具。其中一個原因是,中國在建立強大的半導體生態系統方面正在取得重大進展,其中大部分進展源于不依賴美國的努力。中國這樣做的一個關鍵方式是復制和重新設計外國半導體設備。當它可以做到這一點時,對這種設備實施或威脅實施出口管制只會刺激西方設備被中國設備取代。在某種程度上,美國把重點應該放在中國人短期內無法復制的項目的出口管制上。一旦他們接近獲得這種能力,相關的出口管制就應該放松。與此同時,如果中國能夠從其他國家獲得所需的能力,那么控制美國的出口就沒有什么意義。例如,根據目前的外國直接產品規則,美國公司不能出售制造芯片的測試設備,但日本不在此范圍內,中國已經具備這方面的能力。這凸顯了在對中國實施任何類型出口管制時與盟國協調的重要性。

    有些人會爭辯說,限制向中國出售芯片對美國沒有實際成本,因為中國最終將實現完全自給自足。如果是這樣的話,目前還不清楚實現了哪些國家安全目標。如果說有什么不同的話,那就是通過迫使中國在半導體行業更加自給自足。此外,為什么要放棄許多年甚至幾十年的中國收入,這些收入將資助美國的技術發展。

    同樣,有些人會爭辯說,中國不能真正獨立生產這些芯片。這就是為什么有些人對華為最近宣布的7nm芯片自給自足的反應是聳聳肩,例如,認為良率并不高。但這不是重點。低收益率只會提高價格。其次,收益率可能會隨著經驗和規模經濟的增加而增加。

    認為美國可以在中國不進行反制的情況下對中國實施出口管制的想法是異想天開。我們已經看到了對美光存儲芯片的進口禁令和對用于半導體的鎵和鍺金屬的出口禁令形式的反制。如果美國加大半出口管制力度以“填補空白”,中國的反制會更加激烈。

    最后,有些人會爭辯說,美國半導體和設備公司應該保持沉默,接受較低的銷售額,特別是因為大多數公司都受益于《芯片與科學法案》。但這沒有抓住重點。如果英特爾、美光和高通是國有企業,它們的利益將是相同的:向中國出售更多產品,以維持并希望擴大對中國公司的競爭力。在這種情況下,符合英特爾利益的東西往往符合美國的利益,反之亦然。

    如果中國人像蘇聯人一樣,這可能是一回事:一個技術能力相當狹窄且很弱的經濟,而且從技術經濟的角度來看,它從未威脅過美國。但中國不是蘇聯。它正在成為世界上最先進的技術經濟體。因為出口管制而離開中國市場只會加速破產的那一天。

    政府希望將其出口管制制度宣傳為“小院高墻”,這意味著對少數產品的嚴格控制。從歷史上看,這意味著主要用于軍事應用的技術產品數量非常有限。現在考慮到中國制造自己的先進芯片的能力以及美國政府無法將所有可能的出口國納入禁令,這是一個中型“小院”。




    ?
    久久综合色鬼综合色_无码一区二区三区_中文字幕无码不卡一区二区三区_欧美aⅴ精品一区二区三区
  • <b id="9njhl"></b>
    1. <blockquote id="9njhl"></blockquote>
    <progress id="9njhl"><p id="9njhl"></p></progress> <b id="9njhl"></b>
  • <source id="9njhl"><track id="9njhl"><ins id="9njhl"></ins></track></sour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