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 id="9njhl"></b>
    1. <blockquote id="9njhl"></blockquote>
    <progress id="9njhl"><p id="9njhl"></p></progress> <b id="9njhl"></b>
  • <source id="9njhl"><track id="9njhl"><ins id="9njhl"></ins></track></source>
  • 智庫建議

    美國中東政策迫切需要糾正路線
    發布日期:2023-12-27 信息來源:中咨智庫 訪問次數: 字號:[ ]

     摘要 :11月24日,《外交事務》網站發表卡內基國際和平研究院美國治國方略項目的高級研究員詹妮弗·卡瓦納(JENNIFER KAVANAGH)、卡內基國際和平研究院中東項目高級研究員弗雷德里克·韋雷(FREDERIC WEHREY)撰寫的《華盛頓迫在眉睫的中東泥潭》評論文章,提出隨著拜登政府加倍努力向中東增派美國武器和部隊,拜登政府必須承認并解決三個風險:升級、反彈和過度擴張,表現為美軍部署激增可能最終引發升級螺旋式上升,新的美國軍事涌入可能引發不可預見的挑戰,美國在該地區重新采取的姿態可能預示著美國將重蹈覆轍。文章指出,鑒于這些危險,華盛頓的中東政策迫切需要糾正路線。一旦危機開始穩定下來,華盛頓就應該努力迅速撤出它沖回中東的部隊,并進一步大幅縮減和重新調整美國在該地區的軍事存在。

    本輪巴以沖突是美國在中東戰略面臨的最嚴峻挑戰。以色列對加沙地帶的襲擊及其造成的大量生命損失刺激了整個地區廣泛的反美主義。拜登政府如何管理美國親密盟友以色列的行動,以及戰爭更廣泛的地緣政治影響,將對地區穩定以及華盛頓對抗和威懾中東和其他地方對手的能力產生深遠影響。

    過去一個月,美國迅速向該地區增派了大量軍事力量。這些舉動旨在表明美國的決心,并阻止伊朗利用其代理人網絡從黎巴嫩、敘利亞和其他地方對以色列發動襲擊,從而加劇以色列的危機。但是,通過擴大在中東的軍事存在,華盛頓可能會加劇地區緊張局勢,增加誤判的風險和成本,從而無意中挑起它迫切希望避免的沖突。

    華盛頓注入軍事硬件和人員也可能最終使美國陷入對該地區無休止的安全承諾中,直到最近,美國一直試圖擺脫這一承諾。到2021年美軍完成從阿富汗撤軍并結束在伊拉克的作戰行動時,美國對中東的慣常安全優先做法已被證明在美元和生命損失方面代價高昂,對該地區造成毀滅性打擊,導致了多年的戰爭、叛亂和經濟崩潰。隨著美國的存在再次增加,其在中東的軍事介入的深化可能會持續到當前危機結束之后,并導致過度擴張,從長遠來看,這將在其他地方造成危險的差距,特別是在印太地區。在這種情況下,拜登政府轉向印太地區的大部分工作都將付諸東流。

    鑒于這些危險,華盛頓的中東政策迫切需要糾正路線。然而,拜登政府尚未發出任何旨在解決當前戰略失敗和風險的短期或長期調整信號。取而代之的是,它重新承諾基于美國日益大規模的軍事部署以及以色列與阿拉伯國家之間關系正?;?,作為美國領導的中東新安全集團的基礎,采取高度安全化的方法。

    盡管以色列在加沙戰爭的后果仍不確定,但現在勾勒出更可持續的美國中東政策的輪廓還為時過早。最重要的是,一旦當前的危機開始穩定下來,華盛頓就應該努力迅速撤出它沖回中東的部隊,并進一步大幅縮減和重新調整美國在該地區的軍事存在。與此同時,華盛頓應該投資于建設其地區伙伴的能力和復原力,以便它們能夠更有效地共同行動,以維持穩定并應對安全挑戰,同時減少美國的支持。只有這種雙管齊下的方法才能推動美國走向平衡的中東政策,避免過度擴張,但仍能安撫伙伴并避免未來的災難。

    01

    毫無疑問

    美國對當前危機的反應是迅速而廣泛的。在哈馬斯襲擊事件發生后,拜登立即下令兩個航母打擊群——海軍部隊,每艘約有 7500 人進入地中海和紅海,并派遣了一艘俄亥俄級核潛艇;先進的戰斗機和近距離空中支援飛機,如F-16、F-15、F-35和A-10;在已經駐扎在中東各地的約1200名美國軍事人員的基礎上,又向該地區增派了45000多名士兵。此外,美國還向伊拉克、約旦、科威特和沙特阿拉伯等長期地區伙伴派遣了愛國者防空營,并在該地區部署了至少一個末端高空區域防御系統。自2001年美國入侵阿富汗以來,美國首次在中東部署了這些武器系統。

    除了每年從美國獲得近4億美元的援助外,美國軍隊和資產的涌入也伴隨著對以色列的大量軍事援助。自二戰以來,美國向以色列提供的軍事援助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國家都多,自以色列建國以來,總額超過1948億美元。7月14日之后,拜登向國會提交了向以色列提供3億美元緊急武器計劃的請求——這一請求一直處于不確定狀態,不是因為缺乏對以色列的支持,而是因為美國自身政治功能失調。

    這種反應的迅速和果斷性質非常突出,特別是考慮到拜登以深思熟慮、有時令人沮喪的決策而聞名。這也與俄烏戰爭后向烏克蘭提供軍事援助的漸進式方法形成鮮明對比。與向烏克蘭提供援助的透明度不同,看似無條件向以色列轉讓武器的行為一直被保密,這引發了國會的恐慌和一位名叫喬什·保羅的國務院官員的辭職,他在一份公開聲明中堅稱,華盛頓對以色列的支持規?!安环厦绹拈L期利益”。

    02

    深思熟慮

    然而,隨著拜登政府加倍努力向中東增派美國武器和部隊,目前尚不清楚美國政策制定者是否考慮過擴大美國在該地區的安全作用的二階和三階效應,以及對手和盟國將如何看待它。具體而言,拜登政府必須承認并解決三個風險:升級、反彈和過度擴張。

    首先,盡管五角大樓辯稱,自7月7日以來的部署旨在防止更廣泛的戰爭,但美軍的激增似乎同樣有可能最終引發升級螺旋式上升,而不是阻止升級。隨著伊朗代理人對駐扎在伊拉克和敘利亞的美國軍事人員的襲擊有所增加,盡管美國已經擴大了其地區存在,并對敘利亞的民兵基礎設施目標發動了報復性打擊。無論是這些增加的部隊,還是多輪空襲,包括據報道造成民兵成員死亡的空襲,似乎都沒有對美國對手起到太大作用。如果說有什么不同的話,那就是這種攻擊變得更加肆無忌憚;例如,伊朗支持的也門胡塞叛亂分子最近在紅海上空擊落了一架美國無人駕駛無人機,并且一直在對以色列發動襲擊。

    美國加強軍事存在有可能阻止了伊朗及其代理人的更重大挑釁,但更有可能的是,伊朗和真主黨都不希望升級,因為如果爆發地區戰爭,雙方都將失敗。這種計算可能會改變,特別是如果巴勒斯坦人的傷亡人數繼續增加,或者以色列選擇長期占領加沙。在雙方紅線不明確的情況下,美國在該地區的軍事存在增加會增加誤判和挑釁的風險。它還為德黑蘭和伊朗的代理人團體中的強硬派提供了繼續軍事集結并威脅升級的理由——他們認為華盛頓是以色列軍事行動的同謀。

    其次,這種新的美國軍事涌入不僅在對手之間可能引發不可預見的挑戰。它還可能破壞與美國主要盟友和伙伴的關系,如埃及、約旦、阿聯酋等。長期以來,華盛頓一直依賴提供安全保障和軍事援助作為其參與中東事務的核心。但是,加沙日益惡化的人道主義危機,席卷阿拉伯世界的反美主義浪潮,以及阿拉伯政府與華盛頓之間在以色列起訴其競選活動問題上的真正分歧,有可能侵蝕美阿安全合作的基石——尤其是在美國在該地區的軍事存在變得更加明顯和更具爭議的情況下。

    至少,阿拉伯國家希望更謹慎地開展任何未來的安全合作。在更極端的情況下,伙伴政權可能會暫停某些活動,例如聯合演習,或暫停某些國防采購。盡管沒有一個國家會切斷與美國的關系,但這場沖突無疑顛覆了拜登政府對其合作伙伴的一些假設,并使美國在該地區依賴軍事準入和保護美國經濟利益的關系復雜化。盡管大國競爭不應成為美國在該地區政策的主要驅動力,但如果地區伙伴發現與華盛頓的合作太麻煩,他們可能會轉向中俄。

    最后,美國在該地區重新采取的姿態可能預示著美國將重蹈覆轍——這是其依靠美國大規模軍事部署和武器轉讓來保障該地區安全免受外部威脅的習慣性戰略的重演。這種做法并沒有使該地區更安全。相反,美國數十年的軍事介入加劇了地區競爭,助長了軍備競賽,加劇了地方沖突,更不用說2003年美國入侵伊拉克的災難性后果了,其中包括數十萬平民死亡,伊斯蘭國(ISIS)的崛起,以及美國全球聲譽的惡化。此外,美國多年來對中東伙伴的無條件安全援助往往使這些政權更加膽大妄為,以嚴重破壞地區穩定和人權的方式行事,例如,沙特阿拉伯支持也門政府打擊伊朗支持的胡塞叛亂分子,或阿聯酋干預利比亞沖突。

    放眼該地區之外,華盛頓越是被迫向中東部署部隊和武器和硬件,就越有可能變得捉襟見肘,使美國無法履行其承諾,也無法威懾其他地方的對手——尤其是在印太地區。華盛頓的中東伙伴最需要的許多武器系統。同樣,目前部署在中東的許多美國海軍和空軍資產很可能是印太地區沖突所必需的。隨著時間的流逝,在中東的擴展部署可能會使這些系統疲憊不堪,如果亞洲發生危機,它們將無法使用,而美國資源不足。只有當巴以沖突擴大到包括伊朗時,這些權衡才會增加,因為美國可能會感到向以色列提供已經供不應求的遠程打擊導彈的壓力;以及是否長期有更多美軍和系統留在戰區。

    03

    減少存在并重新布局

    巴以沖突為美國在中東采取更可持續、風險更低的方法提供了機會。當前的危機表明,只要華盛頓在中東保留數萬名士兵,美國被拖入一場曠日持久的、代價高昂的地區沖突的可能性仍然很高,即使它幾乎沒有利益受到威脅。為了避免這種結果,美國需要減少和重新調整其在該地區的軍事存在。沒有這樣的裁員,美國就不可能擺脫其命運多舛的安全優先方針的遺留問題。仍在伊拉克和敘利亞的美軍小分隊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他們所宣稱的軍事目標——持久擊敗伊斯蘭國——是開放式的,基本上是無法實現的,但要無限期保持這些部隊,就需要不斷部署更多的部隊和更先進的系統,耗盡美國的軍事資源,幾乎沒有明顯的好處。

    美國可以逐步減少其在中東的軍事存在,而不會讓地區伙伴擔心被放棄,盡管這種縮編可能需要等到該地區目前的敵對行動解決。首先,作為一個簡單的起點,應該重新部署自7月14日以來派往該地區的額外部隊和平臺。其次,應該撤出大部分或全部駐伊拉克和敘利亞的美軍。美國在這兩個地方的部署似乎助長了而不是阻止了伊朗及其代理人的地區升級。此外,美國軍事指揮官表示,美國在伊拉克和敘利亞的伙伴現在正在獨自領導有效的反ISIS行動,這表明美國在這些地方繼續存在的必要性較小,并降低了ISIS在沒有美軍的情況下卷土重來的風險。

    最后,美國應該開始減少其在該地區其他地區的存在,將美軍整合到更少的設施中。例如,美國可以特別關注巴林、約旦和阿聯酋的基地,并加大對預先部署的裝備和后勤能力儲備的投資,使美軍能夠在需要時加強行動。一些觀察人士認為,這種整合將使美國的對手——特別是伊朗——更加大膽地擴大其地區行動。但是,盡管伊朗構成了真正的風險,但該國有限的軍事能力并不能保證美國目前在中東的廣泛軍事存在。分散在關鍵地點的少量美軍,加上華盛頓向該地區增兵的能力,應該足以應對伊朗的挑釁。

    這種削減還將降低軍事過度擴張的風險,并為華盛頓為該地區制定更全面的經濟和政治方法創造空間。隨著美國軍事介入的減少,美國將有更多的時間和資源來重新調整其中東政策,轉向外交、社會參與和經濟治國方略——這些工具將有助于應對新出現的挑戰,包括氣候變化和向清潔能源的過渡,該地區人民已經在努力應對這些挑戰。

    此外,華盛頓可以通過采取更多措施減少地區盟友和伙伴對美國的依賴,來抵消其存在的減少,并進一步支持該地區免受伊朗的影響。華盛頓應該授權約旦、科威特、沙特阿拉伯、阿聯酋和其他美國伙伴等地區行為體建立聯盟,以解決高度優先的地區安全需求,并在美國的有限參與下管理地區緊張局勢。這種做法不僅將減輕美國軍隊的負擔,還可以減輕對美國在該地區軍事存在的強烈反對造成的更廣泛的安全風險,并為美國與這些國家的關系奠定更穩定的基礎。

    因此,華盛頓的重點將需要從昂貴的武器轉讓和與美國軍隊建立互操作性的努力轉向幫助地區伙伴利用他們已經擁有的大型武器庫獨立運作并與鄰國一起開展的活動。過去,由于阿拉伯國家之間的意識形態和個人競爭,美國在中東建立地區安全聯盟的努力失敗了,沙特阿拉伯和卡塔爾之間長期的爭吵就是最明顯的例子,以及關于如何最好地管理來自伊朗及其代理人的威脅的不同看法。盡管這些緊張局勢有所緩和,但可能會持續下去,但美國可以通過強調和激勵在利益一致的高優先級問題上(如海上安全和防空)開展更狹隘的合作形式來解決這些問題。華盛頓還可以考慮鼓勵組建所謂的“小邊”組織,即由三到五個國家組成的小團體,目標有限——東南亞國家已經成功地利用這些小團體自行管理地區安全問題。

    這些變化將意味著美國中東政策的重大轉變,從以美國為主導的重安全模式轉向更平衡的方法,減少升級或過度擴張的風險,并允許地區大國發揮帶頭作用。這種新方法并不能保證未來不會出現地區安全危機,但它將保護華盛頓的軍事和外交靈活性,降低華盛頓最終卷入另一場中東戰爭的可能性,并為其他國家安全優先事項保留更大的軍事能力。然而,如果華盛頓不能改變其路線,它最終可能會走上一條再熟悉不過的道路。




    ?
    久久综合色鬼综合色_无码一区二区三区_中文字幕无码不卡一区二区三区_欧美aⅴ精品一区二区三区
  • <b id="9njhl"></b>
    1. <blockquote id="9njhl"></blockquote>
    <progress id="9njhl"><p id="9njhl"></p></progress> <b id="9njhl"></b>
  • <source id="9njhl"><track id="9njhl"><ins id="9njhl"></ins></track></sour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