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 id="9njhl"></b>
    1. <blockquote id="9njhl"></blockquote>
    <progress id="9njhl"><p id="9njhl"></p></progress> <b id="9njhl"></b>
  • <source id="9njhl"><track id="9njhl"><ins id="9njhl"></ins></track></source>
  • 智庫建議

    2024年全球十大風險預測
    發布日期:2024-01-23 信息來源:中咨智庫 訪問次數: 字號:[ ]

    摘要:2024年1月5日,《外交政策》網站發布史汀生中心羅伯特·曼寧(Robert A. Manning)和馬修·伯羅斯(Mathew Burrows)兩位研究員撰寫的題為《2024全球十大風險》的文章,分析2024年全球可能面臨的十個風險,并對每個風險發生的可能性給出中等到高的概率預判。文章認為,非洲發展問題、中東和烏克蘭的緊張局勢、氣候變化以及控制不當的人工智能(AI)和其他新興技術等造成的后果可能會在2024年給世界帶來更大的風險。

    1.非洲第二個失落的十年

    可能性:高

    眾多嚴峻的全球問題似乎在非洲匯合。目前在非洲大片地區——從馬里在內的薩赫勒地區、尼日爾到蘇丹南部——棘手的債務危機、枯竭的資本流動、氣候變化以及嚴重干旱、沖突和政治不穩定等,都普遍存在。

    據預測,到2050年,世界人口的四分之一將是非洲人,預計將有10億人處于25歲至59歲的黃金工作年齡,在世界勞動力人口中所占的比例將翻一番,從12%增至23%。如果沒有更多的經濟增長和更多的就業機會,非洲的人口成為該地區乃至世界負擔的風險將繼續增加。

    20世紀90年代中期至2010年中期,非洲經濟取得了驚人的增長,人均增長率為40%。 然而,即使在疫情大流行前,許多發展中國家就經歷了增長放緩。隨著大流行的出現,非洲地區醫療成本增加和債務激增已然成為非洲經濟增長的主要障礙。據世界銀行稱,“21個非洲國家正面臨債務困境或風險?!弊?010年以來,非洲大陸的公共債務增加了兩倍,達到6450億美元,每年償債額約占非洲GDP的25%。

    非洲實現新發展的一個先決條件是,經合組織國家需要在共同框架中加強二十國集團的努力,以緩解債務壓力。隨著世界經濟日益碎片化、保護主義和區域中心化,非洲的發展將面臨更大的挑戰,工業化國家與發展中國家之間的差距越來越難以縮小。國際社會成員需要將非洲視為其未來的重要組成部分,并對非洲國家增加投資和貿易,而這些國家也需要采取措施以獲得更多的經濟幫助。但沖突、氣候變化和緊張的全球環境使經濟復蘇和發展變得困難重重。

    2. 特朗普2.0:顛覆美國“國際主義”角色

    可能性:中高

    美國前總統唐納德·特朗普贏得2024 年大選的可能性很大。他的連任很可能會對美國民主造成嚴重破壞,并進一步破壞世界體系的穩定。

    在國內,特朗普的政治舉措變得更加肆無忌憚。在國際上,特朗普的目標是推行他的“反全球主義”主張。與其說是孤立主義,不如說是單邊主義。他可能會撤銷美國的氣候承諾,他的顧問表示,他將廢除通脹削減法案(IRA)并增加化石燃料生產。

    在特朗普擔任總統期間,美國可能會終止對烏克蘭援助,恢復與莫斯科的關系。與此同時,他可能會嘗試與朝鮮就核武器問題達成協議。

    如果特朗普上臺,整個西方可能會偏離其長期以來的國際主義道路。他表示,如果歐洲增加支出的要求得不到滿足,他希望美國退出或減少其在北約的作用,并同樣試圖將美國軍隊撤出北約。如果韓國和日本不同意分擔更多美國在亞洲駐軍的相關費用,那么這些國家就會受到影響。更廣泛地說,特朗普建議對所有進口產品征收10%的關稅。這一舉措將助長貿易戰并減少對國際組織的支持。

    3.烏克蘭明年將陷入僵局

    可能性:中高

    2023年,烏克蘭戰爭演變成一場消耗戰。烏克蘭在打破俄羅斯黑海封鎖、攻擊克里米亞和俄羅斯領土方面取得一定成功。但自戰爭開始以來,俄羅斯擴大了軍事生產,與此同時,美國和歐盟對烏克蘭的支持日益減弱。部分原因是烏克蘭問題沒有取得根本性突破,而且美國共和黨越來越反對繼續向烏克蘭運送武器。

    戰爭是不可預測的,2024年烏克蘭可能會取得更大的成功,引發有關俄羅斯軍事可持續性的新問題。華盛頓方面對烏克蘭軍隊無視美國關于在南部集結軍隊的建議感到失望,因為此舉可能會切斷俄羅斯的防線,威脅俄羅斯對克里米亞的控制。2024年,西方對基輔要求?;鹫勁械膲毫赡軙黾?。通過結束戰爭,拜登可在即將到來的競選中獲得政治利益。目前尚不清楚普京是否真的希望進行?;鹫勁?。在此期間,俄羅斯的戰略可能集中于大幅加強對烏克蘭城市、基礎設施和港口的無人機和導彈攻擊。 目前尚不清楚美國或北約將如何應對這種做法。

    4. 持續不斷的巴以沖突

    可能性:高

    以色列國防軍可能已摧毀哈馬斯的軍事力量,但加沙住房和基礎設施的破壞將使大多數巴勒斯坦人無家可歸。如果以色列沒有表現出對兩國解決方案的承諾,華盛頓將很難找到任何人來管理加沙。事實證明,50年來這一解決方案一直難以實現。

    以色列總理本杰明·內塔尼亞胡很可能將無法通過國內的戰爭審查。民意調查顯示,大多數以色列人將戰爭歸咎于他,只有4%的人信任他。2023年11月的一個民調顯示,76%的人希望他辭職。要求重啟向巴勒斯坦人讓步談判的外部施壓也將會失敗。雙方的憤怒、暴怒和悲傷可能預示著這個地區仍將是一個火藥桶。

    5. 氣候變化方面的全球差距

    可能性:高

    根據最新的聯合國排放差距報告顯示,按照目前的世界發展趨勢,氣溫將比工業化前上升2.9攝氏度。當前,溫度已經上升了1.1°C,接近1.5°C的預期極限。即使各國實現各自設定的目標,將全球氣溫上升控制在1.5攝氏度的可能性也只有14%。

    盡管七國集團領導人2022年4月制定了新的可再生能源集體目標,但不平等現象依然嚴重。2021年,世界上最發達國家的10%人口的碳排放量占到了近一半份額,而最貧困國家的50%人口僅貢獻了12%的排放量。

    2009年哥本哈根氣候峰會上,發達國家首次承諾每年提供1000億美元用于貧困國家的氣候適應。當時,發達國家承諾在2020年之前交付這一數額。顯然,這一承諾還未兌現。

    這一歷史性的問題促使COP28迪拜峰會將“損失和損害”基金作為其第一個決議。COP28主辦國阿聯酋和德國均承諾提供1億美元,而英國則承諾提供約7600萬美元;日本提供1000萬美元;歐盟愿意提供約2.45億美元。氣候積極人士批評華盛頓只承諾提供1750萬美元,但共和黨立法者可能會阻止任何資金。COP28在籌集緩解和適應氣候變化所需資金方面取得了一定進展,但仍然任重道遠。與發達國家相比,更多的發展中國家感到不公平。他們受到更大程度的氣候變化的影響。大多數發展中國家代表在離開COP28峰會時時并沒有表示會相信西方支持應對氣候變化的舉措。

    6.中等強國的崛起

    可能性:高

    許多關鍵的中等強國崛起,沙特阿拉伯與中國關系日益密切、越南與美國和中國的“全面戰略伙伴關系”以及印度加入金磚國家就證明這一點。全球地緣政治格局將面臨更多變局。

    7. 選舉不利于中美平衡

    可能性:高

    無論是國民黨還是執政的民進黨贏得臺灣選舉,結果都可能對兩岸局勢和中美關系產生深遠影響。與此同時,在2023年11月中美兩國元首舊金山峰會之后,美中緊張局勢略有緩和,峰會旨在為2024年之前的雙邊關系奠定基礎。但是隨著美國2024年總統大選的開展,對華不利言論都將繼續升級。這可能會成為一種不穩定的混合物,加劇美中關系的下行周期,如果特朗普當選,情況更是如此。

    8. 第三個核時代

    可能性:中高

    人們對1962年古巴導彈危機等核危機的記憶逐漸消失。冷戰后戰略穩定框架的瓦解與美俄緊張關系的加劇成正比,而烏克蘭戰爭幾乎切段了這些聯系,使1990年的《歐洲常規武裝力量條約》和1987年的《中程核力量條約》失效。

    此外,在俄烏戰爭一周年之際,莫斯科宣布暫停參與《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該協議將美國和俄羅斯的核彈頭數量限制在1550枚,并將于2026年到期。人工智能、進攻性網絡武器和反衛星武器等新興技術正在給核國家帶來新的優勢,縮短決策時間,并引發人們的擔憂。

    9. 人工智能的不可控性

    可能性:中高

    關于人工智能及機器人可能很快就會比人類更聰明的擔憂已經在硅谷產生分歧。人工智能教父杰弗里·辛頓和其他數十位領先的人工智能研發人員警告稱“存在滅絕的風險“。但創造了聊天機器人ChatGPT的Open AI公司則完全力挺人工智能加速發展。

    語言生成式AI和大模型的功能正呈指數級提升,如ChatGPT4、Google、Meta、微軟等數十家初創公司都具備相關技術。中國在這方面也是遙遙領先。2024年,Open AI將發布更強大的ChatGPT5。今年可能是決定政府是否能夠完善人工智能治理的分水嶺。美國總統拜登最近發布的行政命令對人工智能的安全與可靠性的開發和使用實施了監管,以及英國的《布萊切利宣言》含糊地承諾在人工智能安全方面進行國際合作。但是美國國會沒有關于人工智能標準、安全和問責制的立法,也沒有關于數字隱私和數據保護的立法。領先的人工智能國家擁有獨立的監管制度,反映出這方面的全球分裂。歐盟已經制定了最全面的人工智能法律框架和數字隱私立法,以保護公眾免受無端算法的侵害。同時,歐盟還制定了針對大型科技公司的數字市場法案。中國發布了生成式人工智能服務法規。

    人工智能正在呈指數級增長,但全球安全和問責規范仍然難以捉摸。僅靠監管并不能遏制人工智能的潛在風險。正如人工智能先驅、Deep Mind 創始人穆斯塔法·蘇萊曼所擔心的那樣,遏制人工智能幾乎是不可能的。蘇萊曼在新書《即將到來的浪潮》中指出,監管必須與人工智能安全性系統研究相結合,而此類研究相對較少。

    10. 道德絕對主義:破壞全球合作

    可能性:高

    上面討論的所有風險都是已知的未知數,以評估并預測事件發展趨勢。 但許多趨勢有一個無形驅動因素尚未被充分考慮:道德絕對主義。

    其特點是心理學家所說的認知偏見。這種心態傾向于堅持過時的假設,導致社會科學家所說的“路徑依賴”:依靠過去的決策和行動來實現目標,而不是評估當前的條件和趨勢。這種非黑即白的想法可能會導致悲劇性結果。這一趨勢正在加劇美國內部兩極分化以及全球分裂。正如已故的亨利·基辛格所告誡的那樣,“歷史只有在最罕見的情況下才會提出明確的選擇?!?/p>

    文章在原文上略有改動,不代表本公眾號立場,僅供參考。




    ?
    久久综合色鬼综合色_无码一区二区三区_中文字幕无码不卡一区二区三区_欧美aⅴ精品一区二区三区
  • <b id="9njhl"></b>
    1. <blockquote id="9njhl"></blockquote>
    <progress id="9njhl"><p id="9njhl"></p></progress> <b id="9njhl"></b>
  • <source id="9njhl"><track id="9njhl"><ins id="9njhl"></ins></track></source>